3分3d计划-新浪社会新闻
点击关闭

周期金融-未来两年人民币汇率受到的压力会越来越大-新浪社会新闻

  • 时间:

漫威关闭电视部门

第三,未來兩年最大的危險是通縮。全球在金融危機后的主要矛盾之一是生產過剩和需求不足,這種情況下最大的受害者是製造業發達的國家,製造業相對越發達的國家,在這種經濟環境中受到的通縮壓力越大。在我們的研究中,選取通縮最嚴重的2014-2015年,把所有國家的工業增加值佔GDP比重作為橫軸,PPI變化作為縱軸,會發現:當經濟增長越依賴於工業增加值、越依賴於製造業,越容易陷入通縮的狀態。在明年開始,美國經濟進入快速下行通道、歐洲經濟起不來、中國經濟難以回暖,在這種情況下全球需求會進一步萎縮,但生產能力並沒有大幅下降,所以還會陷入通縮,而通縮的時候就是人民幣貶值的時候。我們選取2010年~2015年期間,用NDF(無本金交割遠期外匯交易)與當期匯率之差做為貶值預期,與國內PPI做回歸,回歸效果非常顯著。這種情況下,未來兩年人民幣匯率受到的壓力會越來越大。

綜上,個人覺得還是要繼續深化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,進一步打開人民幣匯率的彈性,給其他的逆周期政策留下足夠的空間。

進一步,我們將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拆解成三部分:收盤價+籃子貨幣+逆周期因子。觀察逆周期因子可以發現,自從2017年5月份正式啟動以來,主要作用是對沖收盤價的貶值壓力,在2019年5月之前一般是對沖200個基點,最高250個基點。但是2019年5月中美衝突加劇之後,逆周期因子一度對沖幅度達到了600個基點。2019年5月份,人民幣匯率基本上穩定在6.9左右。隨着外部壓力的上升,2019年9月開始穩定在7.07左右,未來這個穩定機制受到的壓力會越來越大。

第一,中國的儲蓄率在2014年接近50%,現在已經下降至45%左右。當儲蓄率下降,而政府還在運用投資保增長的情況之下,經常賬戶順差會不斷縮窄,未來兩三年有可能會出現儲蓄投資負缺口,對匯率形成壓力。所以從宏觀基本面來講,匯率走勢會略偏悲觀。

第二,資本流入難以支撐匯率。2019年一、二季度,我國均實現「雙順差」:經常賬戶順差880億美元、以及非儲備金融賬戶順差450億美元。然而,與此同時,誤差和遺漏賬戶出現了1300億美元的凈流出,基本抵消了經常賬戶和金融賬戶的順差對人民幣匯率的支撐。一般而言,凈誤差與遺漏占同期貨物進出口額的比重一般不宜超過正負5%,這是國際上的標準定義,超出了就有可能是資本外逃。目前凈誤差與遺漏占同期貨物進出口額的比重已經達到-6%,在這樣的情況下,資本流入對匯率的支撐非常有限。

原標題:評論丨通縮給人民幣匯率 形成機制帶來壓力

回顧2013年至今的人民幣走勢。2013年至今,人民幣匯率2017年升值、2018年貶值,今年不出意外還是貶值。以年度來看,已經出現持續貶值的壓力,這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。

今日关键词:袁姗姗拍戏坠马